从西湖到未名湖

过了三十岁,人生的阶段感就体会得深刻起来了。今年九月,我结束了在杭州的旅程,进入了一个新阶段——到北京大学读研。

时隔十年重回校园,体会到了时代发展所带来的便利。从沈阳到北京乘坐高铁耗时不过4小时,让人感觉不到是要出趟远门;发达的网购物流,根本不需要提前准备什么日用品。高铁抵达北京站,出了站就看见接站的同学举着北大校徽,在各种校徽中特别显眼,可能是红色比较醒目吧。

接站同学告诉我只能先去校本部,没有直达大兴校区的班车,为了避免折腾,我果断排队等出租车,直接去了大兴校区。

大兴校区比我想象的小得多,预想是一个操场的位置只是一块大草坪。先去宿舍把行李箱放下,初见宿舍,就一个感觉,太小了。双人间估计不到十平米。此时尤为怀念刚入学辽大时的20舍216室。

办理报到的时候还真有点不适应老师和同学的友好耐心,毕竟看惯了社会上各机构工作人员的哭丧脸,他们习惯性地效率低下,视你如仇敌。我一直担心这些人,每天带着这种情绪工作,难道不会生病吗? 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,就可以知道他们对待自己工作的态度,根本就是混饭吃而已。不谈什么职业素养或者职业道德,单从他们自身考虑,也应该端正自己的工作态度。他们如果认识不到自己的工作,能够为别人提供帮助,创造价值,认识不到自己坐在那里的意义,那么他们永远不会幸福。近几年在杭州工作,G20之后,接触到的客服也好,社保公积金相关机构,公安的服务态度还是不错的,而且一直保持了下来。杭州这个城市会有很好的发展,因为这个城市在不断地主动去进步,不仅仅是面子工程。

接下来几天安排了师生见面会,选课咨询,图书馆使用培训,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说明会,开学典礼等活动。

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说明会也叫博士硕士研究生新生第一课,在本部邱德拔体育馆进行。一进入体育馆,看到大屏幕上的“北大欢迎你”,突然更加深刻的意识到,我又回到校园啦。可惜会上本来要发言的书记临时有会,让一个副校长顶替发言了,大概他没有准备吧,几乎在读PPT,也是醉了。随后的某领导发言,展示了北大的优秀,表现了对清华的不屑,引得同学们发笑。这可能是两校的固有段子吧,估计都会在新生面前鄙视一下自己的邻居。

开学典礼也在邱德拔体育馆举行,典礼上学习了准校歌《燕园情》,才知道里面也有freestyle。听往届同学说听此曲能热泪盈眶。“红楼飞雪,一时英杰,先哲曾书写,爱国进步民主科学”、“问少年心事,眼底未名水,胸中黄河月”,歌词励志,听了有一种传承北大优良传统的使命感,感性一些的人确实会感慨万千。我只是忙着录视频,记录这2017级开学典礼,留作纪念,忘了感动了。

典礼结束后,同学们陆续退场,招呼一个同学一起走,他扶着体育场的栏杆,说要再待一会。如果我理解的没错,他应该还沉浸在这个开学典礼带给他的感动中吧。北大在读书人心中是圣殿般的存在,怀着对这所圣殿的敬仰,突然来到这里读书了,这种感动我是可以理解的。看到别人梦想成真,我自己也会跟着高兴起来。

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毕业后,时隔十年又重新回到校园,认为是在盲目追求梦想。我认为即使有单纯以来北大读书作为梦想的人,通过努力实现了这个梦想,也是没毛病的。人总要倾听内心的声音,不然就不会快乐。

对于我个人而言,并没有所谓的北大梦或者名校情结。但我确实会对想要做的事情有一种执念。重回校园获得大块时间来学习沉淀,确实是我近五年来感觉很需要的,也是我渴望的,这成为我读研的原始冲动。仔细想想,其实跟其他已经步入职场的人们努力工作,或者换工作跳槽等行为一样,都是对现有状态的一种调整,对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生活状态的一种追求。来北大读书不是梦想本身,只是为了实现梦想的一种手段,一种尝试而已。

至于为什么来北大,因为既然要回归校园,我当然选择在最好的大学里读书啊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